经济新常态下的东北振兴论坛,国企改革和扩大开放成焦点

东北经济持续滑坡引起各方关注,要医治经济增长乏力的“东北病”,必须找准症结。通过真刀真枪的国企改革为经济注入活力,以全方位扩大开放倒逼改革,将是十三五期间振兴东北的重要方向。

  新华网沈阳10月18日电(记者王炳坤)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以开放倒逼改革,化解过剩产能,促进产业升级,新一轮东北振兴应实现对外开放的重点突破。

图片 1

10月17日,上百位学界、政界、企业界人士齐聚沈阳,参加由东北大学和中国(海南)发展改革研究院合办的”经济新常态下的东北振兴论坛”,共同谋求东北振兴之道。

  此间举行的“经济新常态下的东北振兴论坛”上,迟福林列举多个数据来说明东北经济的开放度低,如东北三省占全国经济总量9%,进出口总额仅占全国的3.6%,三省进出口过境总额仅相当于广东的16.6%。“这也成为东北产业结构调整滞后、体制机制改革难以破题的重要症结。”他说。

  研讨会综述

今年上半年,东北三省的GDP增长率在全国位居后五位,其中辽宁位居倒数第一。综观东北发展,开放度低是制约其经济发展的最大短板,是产业结构调整滞后、体制机制改革难以破题的重要症结所在。2014年,东北三省经济总量占全国9%,进出口总额仅占3.6%,对外贸易依存度为19.8%,低于全国28.2%的平均水平。

  “如果东北经济的外贸依存度提高到全国平均水平,每年将为GDP贡献近5个百分点的增长率。”迟福林说,以制造业为例,东北要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把握先机,主要取决于能否有效提升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水平。

  “十三五”面对内外环境的深刻变化,东北实现“二次振兴”的出路在于加快“转型与改革”。全球工业生产方式正在发生革命性变化,东北有条件率先探索新型工业化道路。全面深化改革、创新体制机制是东北地区实现“二次振兴”的根本动力和关键所在。以全方位扩大开放倒逼改革将能形成东北经济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增长的新动力。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计算,如果东北三省在2020年对外贸易水平达到2014年全国平均水平,每年将为GDP增长贡献近5个百分点,可谓潜力巨大。

  目前,东北一些地方和企业加快了推进国际产能合作的步伐。哈尔滨市积极推进对俄经贸合作,目前已开启12条对俄客运和货运包机航线,并且开通哈尔滨为始发,途经俄罗斯,最后到达德国汉堡的哈欧货运班列。总部位于沈阳的北方重工集团整合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为海外工程提供解决方案。

  夏锋李许卡赵善梅

迟福林建议,在十三五期间,东北应面向东北亚区域及发达国家,以中俄蒙经济走廊建设为抓手,以建立东北亚自贸区网络为目标,以发展现代服务业为重点。可在最有条件的大连设立自贸区,引领东北三省尽快实现结构调整和体制创新。

  “十三五”期间东北扩大开放如何实现重点突破?迟福林建议,国家加快东北实施自贸区战略。“比如在大连建立自贸区,在绥芬河、珲春等地设立沿边自由贸易试验区,将会对东北扩大开放、结构调整产生穿针引线的作用。”他说。

  2015年10月17日,由东北大学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发起,联合沈阳、长春、哈尔滨、大连市政府共同举办的“经济新常态下的东北振兴论坛”在沈阳举行。来自国家相关部委和智库的领导和专家学者、东北地区的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的专家教授共400多人参加了论坛。与会代表就“十三五”东北振兴的新机遇与新挑战、“一带一路”东北的新角色与新定位、“中国制造2025”与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转型升级等议题展开深入讨论。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认为,东北再振兴必须认真反思上一轮东北振兴的经验和教训,找准着力点。上一轮东北振兴,中央给与了东北大量扶持政策。他建议,这轮新的振兴,东北三省不要眼睛只盯着优惠政策,不要依赖输血扶持,而是要对体制进行根本性的改造,把过去管企业、管资产为主的思路,转向管资本为主。

  迟福林建议,东北服务“一带一路”战略,应加快建设面向东北亚开放的基础设施网络,创新产业园区合作机制,支持设立境外产业园区。三省还应该扩大以金融为重点的服务业市场开放,鼓励外资企业设立各类功能性总部和分支机构、研发中心等;同时还可以借助国家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机会,加快东北富余产能走出去,建立跨国生产营销网络提升制造业国际化经营能力。

  实现东北“二次振兴”的出路在于加快转型与改革

在东北,大量国有企业经营状况不佳,甚至处于亏损状态,但是因为考虑就业等因素无法退出市场。这些企业的存在制约了整体的经济活力。

  “经济新常态下的东北振兴论坛”由东北大学和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发起,由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四城市主办。

  与会专家认为,2003年实施东北振兴战略以来,成绩不容忽视。“十三五”面对内外环境的深刻变化,东北实现“二次振兴”的出路在于加快“转型与改革”。

刘世锦建议,可以把东北这部分运转不良的国有资产转到社保基金,这样一方面可以为群众提供公共产品,另一方面也给这些企业出路,该关的关,该调整的调整。

  新闻来源 

  1.东北正处在“二次振兴”的关键路口。

作为老工业基地,东北三省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即国有经济比重过高,民营企业很不发达,中小微企业相对较少,经济活力不足。发改委体改司副司长宋葛龙建议,东北振兴要充分借鉴德国鲁尔区振兴的经验,通过改变政企关系、优化企业发展环境,让一大批中小微企业发展起来,这对于提供就业机会、经济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国家创新驱动战略,东北老工业基地正处在“二次振兴”的战略时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认为,东北现在面临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全国问题的缩影,只不过在一些方面矛盾更加突出,转型升级的任务也更加紧迫。国家发改委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司副司长杨荫凯认为,东北问题不单纯是东北行政区的问题,已经演变成单一结构类型区普遍面临的一种问题。如果不采取适当的方式尽快解决,有可能衍生传导到就业或其他民生领域,可能会损及当前东北稳定的局面,也有可能损及十年振兴的成果。

在论坛开幕前,东北大学和中改院共同发起创办成立了“东北振兴研究院”,以进一步发挥东北大学学科齐全、人才密集的大学优势,利用中改院服务改革决策的品牌资源与专家网络资源,打造新型高端高校智库,为东北振兴提供智力支持。

  2.东北面临“二次振兴”的新机遇。

东北大学校长赵继表示,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是东北大学重要的办学使命。东北大学将聚焦经济新常态下振兴东北面临的重大难点与热点课题,与国家发展和民族振兴同向同行。

  东北大学校长赵继认为,把资源丰富、人才密集、科教基础较好、产业根基扎实的东北,打造成全国经济新的增长极,面临许多迫切需要解决和研究的重大课题。张军扩认为,从全国增长的背景和国家即将采取的重大举措看,东北转型升级面临四大机遇:国家实行“中国制造2025”战略,对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带来的新机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对东北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和民营经济,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带来的新机遇;“一带一路”战略对东北地区改善基础设施、扩大与俄罗斯及东北亚经贸合作带来的新机遇;国家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对东北深化改革、增强国有经济活力带来的新机遇。

新闻来源:

  3.抓住机遇,实现东北“二次振兴”的出路在于转型与改革。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认为,“十三五”时期,东北振兴的核心问题不是继续输血扶持,而是真正对体制进行根本性改造。杨荫凯认为,唯有坚持深化改革、全力构建新体制,东北地区才有望轻装前行,关键在于尽快摒弃计划经济体制的惯性思维,采取务实行动,围绕改革的核心目标确定时间表、路线图和责任书。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副司长宋葛龙认为,中央赋予东北的政策已经很多了,东北应该梳理一下有多少没有落实,中央再给政策空间不大了;有些改革不需要中央出什么政策,地方完全可以自己做。

  推动“东北制造”向“东北智造”转型升级

  与会专家认为,全球工业生产方式正在发生革命性变化,东北有条件率先探索新型工业化道路。

  1.装备制造业仍是东北的最大优势,不能舍本逐末。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昌文认为,解决东北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问题的出发点,不是抛弃现有的产业基础,不能盲目“追新”,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如何让现有的产业基础重新提高竞争力,新的产业、新的增长点是蕴含在传统产业中的。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张占斌认为,如果能够进一步提升我国的装备制造业,对于我们争夺治空权、治海权意义极为重大,这一点东北有优势。

  2.以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为“东北智造”增添新动力。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十三五”期间东北能不能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把握先机,主要取决于能否有效提升研发、设计、物流、销售等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水平,实现工业与服务业的深度融合,推动制造业的全球化、信息化、服务化,将为“东北制造”走向“东北智造”增添新动力。赵昌文认为,提升东北制造业竞争力重要的是解决产业配套水平低的问题,建议政府集中有限的财政资金,组建“老工业基地产业重组基金”,吸引社会资本共同解决装备制造业的产业链配套问题,特别是通过产业的重组,以市场化的方式来解决产业配套的问题。

  以体制机制改革破解东北发展困局

  与会专家认为,全面深化改革、创新体制机制是东北地区实现“二次振兴”的根本动力和关键所在。

  1.跨越国企改革这道坎。

  刘世锦认为,国企改革要由过去的做强做大国有企业,逐步转向做活、做专、做优、做大国有资本。他建议,一是把东北地区的国有资本转入社保基金,解决人的问题、企业退出难问题;二是探索以政府大楼、桥梁、港口、公路、铁路等不动产为依托,发行一种投资基金,把国有资本搞活。张军扩建议,一是放开、放活一大批处于竞争领域的国有企业;二是要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切实解决一股独大问题;三是完善国企治理结构。

  2.激发民营经济活力。

  刘世锦建议东北地区与江浙地区开展民营资本、外资的对口合作,把民资、外资引进来,进行实质性的混合所有制改造。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所长银温泉认为,要推动构建民营经济发展的试验区,实施负面清单制度,鼓励社会资本投资,鼓励民企参与国企改革,释放全社会的活力;重要的是改善营商环境,解决创业难、投资难、运行难问题。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认为,国有企业改革不能再搞大面积的下岗分流,需要大力发展民营经济,解决就业问题。

  3.金融制度创新是第一推动力。

  中国国际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认为,东北振兴需要通过金融体制改革改变金融滞后的局面。一是充分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发挥资本市场对结构调整、对新兴产业培育的积极作用;二是发起设立民营银行以及多样性的中小金融机构,服务小微企业的创新创业活动;三是发挥政策性金融和开发性金融机构的积极作用;四是发展普惠金融;五是充分利用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在东北亚地区广泛使用人民币支付,形成一个人民币离岸的资金池。

  4.通过制度创新扭转“孔雀东南各自飞”的形势。

  张占斌认为,东北的人才在净流出,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实现更大规模的特色产业发展,形成人口集聚,东北才有希望。杨荫凯建议,探索通过小环境营造去创造一种留住人、吸引人、使用人的制度环境,例如,通过打造东北的区域性金融中心,把传统的孔雀东南各自飞形势加以转变。

  以扩大开放形成东北振兴的新动力

  与会专家认为,以全方位扩大开放倒逼改革将能形成东北经济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增长的新动力。

  1.以全方位扩大开放倒逼改革。

  迟福林认为,开放度低是制约东北经济发展的“最大短板”,是产业结构调整滞后、体制机制改革难以破题的重要症结所在。全面加大开放力度,尽快实现对外开放的重点突破,是“十三五”时期东北振兴的重大任务。杨荫凯认为,面对严峻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唯有坚持扩大开放,全力打造经济增长新平台,务实加强战略对接,才能有效激发东北发展迸发出新活力。一是积极培育国家级新区等对外开放平台;二是把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与俄罗斯的远东开发战略进行对接,通过战略合作寻找新的增长点。

  2.以扩大开放形成东北经济转型升级新动力。

  迟福林认为,到2020年,若东北三省对外贸易水平达到2014年全国平均水平,至少还有20个百分点以上的增长空间;进出口总额将达到2.7万亿元,相当于2014年的近2.5倍。扩大开放将成为“十三五”东北振兴的新动力。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史育龙建议,抓住“一带一路”机遇,依托中蒙俄经济走廊,加快推动中俄、中蒙边境互联互通和重要交通、能源通道建设;支持哈尔滨市打造对俄合作中心城市,研究设立空港自贸区;推动大连金普新区和满洲里、二连浩特等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设,打造一批重大开放合作平台。

  3.以自贸区战略为重点实现全方位开放。

  迟福林认为,在对外开放中,面向东北亚区域及发达国家,应以中俄蒙经济走廊建设为抓手,推进基础设施投资合作为依托,建立东北亚自贸区网络为目标,发展生产性服务贸易和开放服务业市场为重点,加快在东北实施自贸区战略,全面提速国际大通道建设,创新产业园区合作机制,扩大以金融为重点的服务业市场开放,鼓励“东北制造”走出去,研究制定《“十三五”东北地区扩大开放的实施方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晋平建议,发挥沈阳市先进装备制造业对整个东北制造业发展的引领作用,借助长春市长吉图开发开放先导区和哈长城市群的重要承载区,吸引外向型产业和资金落户东北大地,凭借大连市对外开放口岸和综合交通枢纽优势,助力打造中俄欧货运班列,拓展东北亚陆海联运新通道。

  新闻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2015年10月22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